7/07/2018

《火花》平淡但深重的不凡日劇 (四) (完)


這部日劇很難入門的是,前三集鏡頭與節奏緩慢的彷彿日常生活,營造的氛圍帶著一種平淡,連配樂都像蜻蜓點水般,我記得我第一次看時一直打瞌睡,特別的是大量使用長鏡頭,如第一集開頭「Sparks」練習段子的漫步長鏡頭,德永奔回熱海住宿處的奔跑長鏡頭,德永與神谷在地鐵站外開心跳著「太鼓太鼓小哥」的即興段子時,使用高處往下拍的遠鏡頭等等,可以發現導演是以做電影的方式在做這十集日劇,細緻且富含情感。

《火花》平淡但深重的不凡日劇 (三)


「Sparks」的工作邀約漸漸減少,也失去了成為電視節目固定班底的機會,逐漸被後輩的藝人追趕過去,有著最純粹理想的他們被後浪淘汰,此時,山下與多年交往的女友百合枝有了孩子。

《火花》平淡但深重的不凡日劇 (二)


與真樹的分離,讓神谷自此陷入了低潮,德永默默的陪著神谷前輩渡過那些借酒裝瘋、藉酒消愁的時刻,而他與搭檔山下的事業似乎也出現了轉機,經紀公司為他們爭取到了《挖掘諧星大作戰》這個重要的選秀機會,前輩們和他說,這個節目表現得好,就有機會登上電視,這個他們渴望以久的表演平台。

《火花》平淡但深重的不凡日劇 (一)



Netflix原創劇《火花》(註),改編自日本搞笑藝人又吉直樹榮獲芥川賞的同名暢銷小說,敘述一位懷抱理想的菜鳥藝人德永,與其崇拜前輩神谷,以十集講述十年之間往夢想邁進並破滅的故事。

(註:感謝網友指正,Netflix進軍日本的第一部原創劇是《內衣白領風雲》,上文已修正。
維基百科:Netflix原創節目列表)


6/19/2018

《大叔之愛》:2018春季的日劇驚喜

2016年朝日電視台推出《大叔之愛》SP,受到好評,
2018年擴充成7集的連續劇,成了今年初夏的日劇驚喜。

前年因著日劇版的討論點開《大叔之愛》SP,對於田中圭與吉田鋼太郎有趣的演出印象就已經很深刻,不同於許多同志影劇以美男子包裝同志之愛,這部連續劇是以一個中年大叔的單相思開啟整個故事,而男主角則是一位戀愛運不順的33歲單身漢,猶記得SP的最後是結束在長谷川幸也(落合扶樹 飾)與春田創一(田中圭 飾)的親吻之中,那時心中總是想說,"阿~真想知道後面的劇情"。


5/13/2018

2018 Classic Tour台北站返場 (四) (完)

(照片來源:環球音樂官方臉書)

§結語

千言萬語,又像每次看完他的演唱會一樣,盤旋在腦中。他就是如此謙虛的巨星,大家都說他唱歌唱得好,但你從來不曾聽過他刻意的強調他很會唱歌,他總是跟大家說"我很喜歡唱歌";他的演唱會門票總是秒殺,但你進去不曾看到只是賣弄回憶的金曲演唱會,而是精心打造、每首歌都有不同巧思的經典之旅,這是張學友,一位在華語流行樂壇不會被忘記的殿堂級歌手。

2018 Classic Tour台北站返場 (三)


2018.4.29 藍特

§429尾場的滿溢熱情

自從看了光年台北站的DVD之後,我就對台北站的尾場異常執著,如果其他場次沒辦法看,我也一定要買尾場,感受觀眾的熱情。

這次坐在藍特,出乎意料,前面全都是熱情無比的歌迷,我的前方坐了一位姍姍來遲的男孩,本來想說大概是意外被朋友帶來的路人吧?沒想到快歌一開始,男孩不需招呼就站起身,開心的揮舞螢光棒。

我喜愛這樣的熱情,這是我心中演唱會的完美回憶。

2018 Classic Tour台北站返場 (二)


2018.4.21 黃2C

§百看不厭的黃偉文系列

<頭髮亂了>與<和好不如初>這套灰西裝風格的表演,是這次巡迴我最愛的一個橋段,許多友友們都說,這次的<和好不如初>是歷來最好看的,而有趣的是,這兩首略帶輕佻的曲風,歌詞都出自香港重要作詞人黃偉文(p.s.<這麼近那麼遠>歌詞也是Wyman寫的)24位dancers的龐大編制,搭配著特技演員、LED小喇叭與小鼓道具,還有學友調皮的跳來跳去,將整個場子炒得極熱,演唱會結束許久,我還聽得到LED小鼓隨著節奏發光、特技演員跳破舞臺,還有舞曲結束顯出「台北站」的日落殷紅。

2018 Classic Tour台北站返場 (一)

§前言

重回他的音樂列車是個特別的機緣,那是在我傷痕累累的長大之後,又因著中學時期練合唱的經驗,讓後來的我聽他的演唱,都想起以前老師教導的技巧,而一次次的LIVE演出,又更敬佩學友「有形化無形」的深厚演唱功底,久久沒聽見他的歌聲,再次聽到渾厚的LIVE,餘音繞梁的"症頭"都會持續好多好多天,因為那歌聲中滿溢著誠意、情感與對歌唱永不放棄的執著。

3/16/2018

墨利斯的情人(Maurice):流傳於世的經典

 

早已編導過多部經典的James Ivory,最令世人稱道的莫過於E.M.Forster三部曲《A Room With A View,窗外有藍天》、《Maurice,墨利斯的情人》、《Howards End,此情可問天》,以及改編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石黑一雄著作的《The Remains of The Day,長日將盡》